• AI独角兽闯关IPO:古典思维导演的悲喜剧

    2021-04-04 16:04:18 | 热度:

  •  但愿AI独角兽们的命运不会再重演。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lter聊科技”(ID:spnews),作者:胖爷;

    本以为2021年会是人工智能的IPO大年,等来的却是AI独角兽们的“现形记”。

    依图、禾赛、云知声等AI明星企业的上市路被迫中止,旷视、京东科技则传出了二度冲刺IPO的消息。在倒下和继续出发轮番上演的背后,“AI第一股”的名头似乎已不再重要,上市俨然成了继续活下去的“避风港”。

    有人用“泡沫破裂”来形容AI独角兽的遭遇,被迫止步二级市场的同时,往往夹杂着高管出走、裁员风波、数据打架、营收崩溃等不利“戏码”,诸如估值过高、盈利能力不足、持续亏损的话术,几乎可以用于形容任何一家人工智能企业。

    从宠儿到弃子,人工智能行业的遭遇并不让人陌生,几乎所有的新事物都有着相似的轨迹。不同的是,除了“技术成熟度曲线”所折射的规律,国内AI独角兽高光或落寞的悲喜剧,还离不开一系列的人为因素。

    To C的逻辑丈量AI

    把时间拨回到2016年前后。

    当年3月份,谷歌策划了李世石和AlphaGo的围棋人机大战,一场不可谓不成功的公关秀,随即将人工智能的热度在全世界范围内点燃。

    5个月后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峰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发表了题为“互联网的下一幕”的演讲,分享了自己对于人工智能改造各行业的思考,并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图景奠定了基调。

    谷歌和百度的姿态迅速被其他科技巨头跟进,腾讯高调喊出了AI in all,阿里巴巴创立了达摩院并启动NASA计划,华为也在第一时间推出了全栈AI策略……和巨头们的嗅觉同样灵敏的,还有疯狂寻找优质标的的创投圈。

    彼时国内VC市场的资金充足,在“不缺钱”且看到了风口的局面下,头部的AI创业团队自然成了资本市场的宠儿。

    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商汤科技。2017年7月,商汤科技宣布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刷新了全球AI领域单轮融资额记录,彼时距离商汤科技诞生仅仅过了三个年头;2018年4月,阿里主导了商汤科技6亿美元的C轮融资,也让商汤科技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然后是6.2亿美元C+轮融资以及软银的10亿美金……

    做一个粗略计算的话,商汤科技在2018年的半年时间里就拿到了22亿美元,即便是当时融资最为疯狂的滴滴也难以匹敌。何况商汤科技并非是孤例,云从科技、依图科技等明星企业都拿到了动辄几亿、几十亿美金的资金。

    正是这次疯狂的融资竞赛,迅速“催肥”了一家又一家AI独角兽。

    个中问题可以参考启明创投合伙人邝子平在2018年时提出的观点:“现在绝大部分技术型的、平台型的公司还是ToB的场景,但投资机构却把它们当作ToC的公司来投。这样的公司后续还需要多轮的融资支持成长。如果天使轮一下子把估值做到1亿,那A轮总得3亿,做到F轮怎么办?”

    【分享】

  • 联系方式

    中国 - 深圳

    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商务联系:Business@joway.com

    All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