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所经历的广播消亡史

    2021-04-04 16:04:10 | 热度:

  •  我离开广播电视台,走向体制外。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刘鑫,编辑:园长。36氪经授权发布。

    李笑来说七年就是一辈子,管鑫觉得在媒体这个行业,他过了快三辈子了。 

    2003年,《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引起全国轰动的孙志刚案,陈菊红写下《离开》来纪念在《南方周末》黄金般的岁月,孙玉胜出版了《十年:从改变电视的语态开始》。回过头来看,那是传统媒体的黄金年代。在那一年,管鑫踏足广播电视行业。

    从福建电视台,到中国华艺广播公司再到山东广播电视台,管鑫小有成就。做过总导演、做过主持人、做过制片人、策划一档节目、节目收听率第一、拥有很多喜欢他的粉丝、开签名会……当他把这个领域里能做的都做过后,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2018年,管鑫离开山东广播电视台,开始从事心理和教育事业。彻底离开传统媒体,对管鑫来说并不意外,2011年左右,管鑫就感觉到传统媒体会走到今天。虽然没有数据,只是直觉。

    没有迷茫,管鑫的转型显得很自然。再次回看这段历程,他颇有些感慨。“那一年过去就不会再有那一年了,那一年的梨花落在那儿,下一年就不是那一年的梨花了。”

    最好的时代

    “此刻在听节目的同学请去把你们宿舍的灯频闪一下。”

    这是《青春梦飞扬》节目的一个片段,随着倒计时3、2、1,被指定高校宿舍楼的灯应声而闪,管鑫在节目中收到信息,有听众说看到对面的楼在频闪,这是广播时代的看见与被看见,现在看来颇有些不可思议。

    《青春梦飞扬》这档节目于2009年创立,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奇遇。那时的他还在山东电视台少儿频道做陪伴式节目,一个屏幕分三个部分,除了主屏幕播放节目外,一块是短信互动,一块是彩信互动。

    管鑫创立这档节目缘于偶然的机遇——山东交通广播内部的变动与改革。不同于新媒体改革的微调和改版,传统的广播业内改革更显得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上一档节目《黑皮学院》停播后空出了夜间档的时间,恰好管鑫在南方做过广播节目,当时的南方媒体相比于北方是比较领先的,管鑫把南方的样带拿来看,大家都觉得眼前一亮。

    自此《青春梦飞扬》诞生,这也让管鑫从电视领域跨足到广播领域。

    最开始的节目形式是“小纸条”,这是用来整蛊好友的一种方式。听众编辑短信说明自己和对方的名字,对方的电话及近况,来提高忽悠成功率和开心指数。在节目中,就通过电话的方式整蛊好友,节目后来用“小纸条”表白、泄愤的都有。

    没有剧本,没有彩排,一切都是未知的。管鑫现在想来,如今的网络媒体可能也很难做到。小纸条对主持人反应的要求非常高,完全要靠临场发挥。

    【分享】

  • 联系方式

    中国 - 深圳

    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商务联系:Business@joway.com

    All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