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黑话为什么惹人嫌?

    2021-04-02 19:19:08 | 热度:

  •  由字节跳动张一鸣点破,这本身就是一种“话语权”的转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轮到被嫌弃的是互联网黑话。

    有人说互联网最大的贡献是提升了信息交流的效率,但现在你跟一个互联网人聊天,可能要随手备一个词汇表。

    连说话方式都要遭热议,互联网行业的现状让人五味杂陈。

    有人想回外企有人想上岸

    大孟2016年从北京一所高校毕业,工商管理类专业毕业的她,就业轨迹锁定的就是互联网行业。刚毕业时,自媒体上便经常调侃“月薪五千的CBD白领,如何活得像月薪两万的都市丽人”,这让她从来没想过要去外企找工作。

    在大孟这样爱上互联网的年轻人眼里,外企收入不高,过度强调背景光鲜,做的事情也无非就是精致地执行总部的定好了策略。相比互联网公司五年就可能拿到高级经理甚至总监之类的头衔,外企的升职之路漫长,职业天花板太明显。

    但也就是三五年间的事情。对外企“夹英文”的嘲讽仿佛还在昨天,但逃离互联网大厂的讨论已经是一波接着一波。昨天自媒体们还在用“回村前是Mary,回村后是丽花”来讲述外企白领们的分裂,今天又开始反思互联网公司给每人起花名,是不是为了像千与千寻里的汤婆婆那样,让每个打工人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能拼命工作。

    在脉脉职言区,有人整理了“不加班公司清单”,微软、爱彼迎、爱立信等一众外企被列了出来,还有一个点赞排前列的是“xx日报”。“要不要回外企?” ,“要不要考公上岸”的话题已经热了起来。

    脉脉数据研究院2020年底发布的《人才吸引力2020》报告显示,互联网仍然是人才流入最多的行业。少数逃离的故事不能代表整体,但互联网人的焦虑与压力则是真实存在。报告同时也发现,当请受访者对自己的职业幸福感进行自我评分时,互联网行业职场人的工作整体幸福感满意度在各行业中排名倒数第三,仅排在贸易批发零售、农林牧渔行业之前。

    “互联网不幸福”,正是因为想逃离又离不开。

    互联网黑话背后的“方法论饥渴”

    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张一鸣在字节跳动9周年上的讲话,让“互联网黑话”再度出圈。

    张一鸣当场念了一段从双月会材料里摘抄出来话作为反例,批驳过度追捧方法论的情况。这段充斥着“跨端联动抖头西”、“延长服务链路”、“借助人类年龄的自然势能”之类文字的话,让人觉得说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说。

    在知乎、脉脉等多个社区,对互联网黑话积怨已久,一鸣开腔,这让网友们的创造力再次爆发。“黑话翻译大赛”就此开始。

    【分享】

  • 联系方式

    中国 - 深圳

    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商务联系:Business@joway.com

    All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