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播客变现的尴尬:体量小、非风口、用户粘性强

    2021-03-31 23:02:19 | 热度:

  •  “播客元年”的说法被喊了十几年,但被称之为风口还为时尚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翟子瑶,编辑:杨博丞;

    公司下班后,狭小的值班室里坐着三个男人,他们坐在地上,凑在一起对着放在地上的一部手机说话。这是播客钱粮胡同FM录制的第一期节目。

    第一期节目直到发出来,时间隔了半年。主理人野人辞掉自己的本职工作后,在一段比较空闲的时间里,想起了留在手机里的录音,发了出来。

    钱粮胡同FM发展两年多以来,从最早在会议室里拿着手机录,后来野人买了一套声卡设备,在家录节目。为了保证节目的更新频率,野人又拉了一个朋友进来。四个北京男孩在工作之余,开始了播客之路。

    除了流量高,有一定资本的播客团队之外,很多“为爱发电”的播客除了自己的本身工作外,还面临着设备和场地的问题,因为录音棚的成本租金会让很多小团队难以维继。

    播客公社的发起人老袁看到了目前国内播客的现状,便在2019年成立了播客公社,他们的第一家店开在了望京,后来老袁发现过来录节目的播客不多,意识到了位置问题,又在三里屯开了一家,与一家酒吧相邻,在这里,老袁搭建了一间具备隔音效果和录音设备的录音棚。

    老袁希望为播客们提供一个基本必备的条件——免费提供录音棚。“对播客们没有什么条件,只要他们带张嘴来就能录,不用找做不了节目的借口。”

    2020年以来,喜马拉雅、荔枝、网易云音乐、TME、快手等各平台争相在播客板块发力,它们相继上线了与播客相关的栏目或平台。

    一时间,播客引起了行业内的关注,在众多媒体的报道中,播客似乎成为一个新的赛道风口。事实上,大众对于播客的定义还尚未形成清晰认知。

    小众与粘性

    在国内,相比于短视频与视频直播,播客的体量与用户显得相对小众。

    在DoNews到访播客公社时,老袁还在和团队商讨关于国内对播客的定义,在定义为播客节目还是做播客的人之间犹豫不定。而彼时,国外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播客市场,国内众多听音频节目的用户对于网络电台的认知甚至比播客更深。

    老袁在我们到访的前一天与其他播客在公社聊到了凌晨7点,一杯美式与几根烟让他提起精神。提神的过程中,老袁思路清晰,聊起播客,他有着听众与行业以及播客多方位的观察与想法。这似乎也与老袁是营销人出身有关,在经历了图文、视频的传播模式之后,他发现播客是一个不够清晰、模糊的分类。

    在位于三里屯SOHO的播客公社店内,播客公社的录音棚与一家酒吧相连。平时播客们在这录音棚录节目,外面的酒吧在蹦迪,这种独特的设计能够让播客们在录节目时带劲吗,这也是三里屯播客公社的常态。

    【分享】

  • 联系方式

    中国 - 深圳

    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商务联系:Business@joway.com

    All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