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经纪人的自述:我从北京辞职,二次创业在郑州卖学区房

    2021-03-31 12:38:09 | 热度:

  •  小中介的活法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镁刻地产”(ID:Real-estate-Circle),作者:镁刻地产;

    “每人投入了100万,到头来就赚了小20万,很大部分利润都被品牌方吃掉了。”

    这是经纪人刘继定(化名)的二次创业,他的方向是做“郑州学区房”。

    刘继定是郑州当地人,此前一直在北京一家大型经纪机构工作,主做海淀某片区的学区房。后来孩子出生,加上所在公司推行加盟业务,刘继定决定回郑州加盟门店创业。

    首次创业期间那段月月刷爆信用卡和借小额贷的艰难过往,依旧令刘继定感慨不已,而促使他退出加盟的根源,是“品牌方的强制管控”。

    在现今品牌经纪巨头们的博弈角逐中,这些小中介们的生存方式也颇值得玩味。

    1

    退出加盟

    带着回乡创业的热情,初回郑州的刘继定在万达广场显眼位置租了两层门店。

    “当时加盟费是30万元,又雇了十几个经纪人,加上每年30万元房租,经营压力还是挺大的。”

    不过不到一年,刘继定便萌生了退出加盟的想法,原因是品牌方的强制管控。

    “我认为我和品牌方的权利义务是不对等的。”

    在刘继定看来,品牌方对方方面面都进行管控,但成本却要由加盟方来承担。

    “例如,我们经纪人的薪资级别是由品牌方来定的,品牌方为了提升自己的形象,把基本工资提得很高,很多刚入行的经纪人并不能创造和工资匹配的价值,但这部分成本是要由加盟方来承担的。”

    “况且,这些经纪人虽然拿着加盟方的工资,却在品牌方的培训下觉得自己是品牌方的员工,对我们加盟方缺乏认可度。”

    收费方面,刘继定也嗅到了一丝不好的气息。

    “加盟之后,我们必须用品牌方的网络平台,并且只能卖品牌方平台才有的房源。最初约定的品牌方收费标准是成交佣金的15%,不过随着品牌方房源增多和在郑州市场占比的提高,收费也越来越高,例如展览费、培训费、手续费等等,有时候这笔收费可能都有40%多。”

    刘继定认为,品牌方是利用了加盟方的资金和净利拓展自身的品牌影响力,一旦市场接受了这个该品牌,便开始推广直营,之前加盟的门店会逐步边缘化。

    “郑州已经有品牌方的直营店了,我觉得他们的直营时代马上就要来了。”

    促使刘继定退出加盟的最后一根稻草,自然是资金问题。

    “我和合伙人经营了一年左右,每人投入了100万元,最艰难的时候需要去搞小额贷,信用卡额度月月都被刷爆,但是到头来仅仅赚了小20万,很大部分利润都被品牌方吃掉了,还不如我直接去当经纪人。”

    【分享】

  • 联系方式

    中国 - 深圳

    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商务联系:Business@joway.com

    All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