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典VC”时代终结,连Benchmark都去炒股票了

    2021-03-30 16:54:51 | 热度:

  •  如果说,过往Benchmark通过仪式感、价值观、理念、策略和惊人的业绩定义了一套“古典VC”的模板,那么现在“炒股票”的决策,就是在尝试推翻过去所笃信的投资经验,甚至是在重塑VC关于“价值”的定义。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龚小贞,编辑:董力瀚;

    1996年,孙正义投资雅虎1亿美元,占股35%。1997年,Benchmark投资eBay A轮670万美元,占股22.1%。

    这里可以视为双方早期一个交汇点,由此处出发,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孙正义和Benchmark塑造了风险投资的两极玩法。一个靠投大钱、占大股取胜,一个靠投得早、投得准成名。

    一个想要定义价值,一个想要定义价值观。

    多年过去,横打横冲的孙正义栽了大跟头,一退再退;但没想到,Benchmark也不再是那个Benchmark了。

    2011年,Benchmark1100万美元投资Uber A轮。2018年,孙正义一口气用80亿美元投资了Uber C轮。

    如果Benchmark和孙正义是在两条平行线上行走,这都没问题,但当他们出现在同一张牌桌上掰腕子,戏剧感就出来了。

    双方交锋的第一个回合,Benchmark就失败了。

    2017年,孙正义准备对处在风口浪尖上的Uber进行投资。此时Uber陷入#删除Uber#、性骚扰、盗窃谷歌旗下Waymo自动驾驶技术、高管离职等一系列丑闻, Uber CEOTravis Kalanick 在大股东Benchmark主导下引咎辞职。

    对于孙正义的入局,Benchmark坚决反对,软银对Uber估值450美元,Benchmark表示未来Uber市值会超千亿美元。为防止前CEO Travis Kalanick扩大董事会席位,Benchmark还把他告上了法庭。

    但最终Benchmark妥协,撤销了诉讼,并将价值9亿美元的股票卖给了软银和其他投资人。2018年1月,Uber接受了软银的投资,软银占股约15%,替代Benchmark成为Uber最大股东。

    现实地说,双方资本管理规模相差几百倍,Benchmark暂退一阵也绝不寒碜,但它仍然是一个宛若资本打败了眼光的故事。就算同为用钱改变企业命运的投资人,当时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y也忍不住讽刺孙正义手里的钱是“资本的武器”。

    而这种故事也早就不新鲜了。中国Benchmark学徒们也尝过类似的滋味,比如小米早期投资人五源资本的刘芹,在他投资的易到败给滴滴之后就有这么一句话,“一个天才的想法输给了100亿美元。”

    以Benchmark为标杆的中国VC何其多,但他们都逃不开规模化的竞争,也都在不同的维度上走得离“那个Benchmark”的模型越来越远。

    除了五源,还比如光速中国,这家VC在2019年完成5.6亿美元其史上最大规模募资;像Benchmark一样追求决策平权的启明创投,也放弃了经典VC的打法,去年,启明新一期美元募资规模为12亿美元,加上人民币基金单期规模超过百亿;还有明确喊出过“中国版Benchmark”的创新工场,2019年上期基金募资完成后,AUM也来到150亿元,投资策略也在变,在刚刚上市的知乎里,他们从天使轮一直跟到了D轮。

    【分享】

  • 联系方式

    中国 - 深圳

    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商务联系:Business@joway.com

    All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