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得好不如退得好!B站和它率先离场的投资人 深氪Lite

    2021-03-29 17:39:49 | 热度:

  •  投资是玄学,退出更是。

    文 | 卓文

    编辑 | 刘旌

    毫无意外地,B站破发了。但别忘了,即便以它如今97美元的股价为计,这依然是一只多年难遇的“十倍牛股”——如果你在它2018年3月上市时买入1美元,此刻的账面回报是9.9美元。

    这还远不是这家公司的历史高位。今年2月,B站股价一度高达157美元/股,若相较于2019年同期,一年涨幅接近800%。即使以它如今“跌落三分之一”的市值为计,依然近乎是长视频头部平台爱奇艺的2.5倍。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新经济公司中——尤以具备平台型特点的公司为甚,最陡峭的成长曲线往往诞生于公司上市后,也就是二级市场阶段。比如Facebook、腾讯、网易等都是曾获得百倍增长的股票。而B站,是更极尽的演绎者。

    比如它的D轮融资完成于2017年5月,投后估值为17亿美元,而10个月后上市的市值仅32亿美元——涨幅不到两倍。而上市后它在股价最为高歌猛进的时候,单日涨幅就超过了40%(2020年11月30日)。

    2020年下半年后,B站的股价涨幅陡峭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整理制图:36氪

    然而,就在B站即将迎来最陡峭的K线前,一批曾陪伴了这家公司四五年的投资人相继离场。36氪据公开信息以及采访获知,自201812月后,IDG资本、CMC资本、君联资本、启明创投等——B站在一级市场中最关键的投资方——开始渐次清退B站股票,在20193月时占股均已低于5%。其中CMC资本曾是持股12.8%的B站最大外部机构股东,君联则是B站第四大股东,但如今它们已几乎全部退出。

     对早期投资基金来说,这当然无可厚非。一方面,一级市场机构要面临基金续期的压力,比如CMC,它从投入B站到退出也有长达五年的时间。另一方面,B站显然是一笔称得上是“超额回报”的案例,基金掌舵人们出于DPI(投入资本分红率,Distributed to Paid in Capital)的考量也理应退出。

    另据36氪了解,这也与B站的意志有关。其时,B站希望引入腾讯、阿里等更具战略性的投资人,因而也希望财务投资方腾挪出份额,于是其早期投资人大多在2018年圣诞节前后大范围退出。最终的结果是,财务机构中目前仅有正心谷资本占比最多,接近5%。

    虽说投资人应该赚的是能力圈内的钱,但面对如此的价值增长,谁能不心有戚戚?

    “我想心态上没有人会不遗憾。一个案子(一年内)是10倍、50倍还是100倍回报,收益差异将是巨大的。”

    【分享】

  • 联系方式

    中国 - 深圳

    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商务联系:Business@joway.com

    All Posts
    ×